第一個晚上電話簡訊響不停,
加上隔壁床的失智婆婆半夜一直吵,
這天晚上幾乎是都沒睡的,

早上護士巡房拿了手術服讓我換上,
並且把身上所有金屬物都拿掉,
害男友很忙的幫我拿掉耳環和腳環,
還幫我卸指甲油,我何時能夠如此的如女王一般?

內心竟然浮現一點荒謬的笑意,
結果他忘了幫我拿掉肚臍環,
我身上的金屬物其實還滿多的吼?


然後男友因另外有事先離開,
由阿妖家人和好友短腿女士換班,
接下來的時間就都在等被推去手術,

其實我是有點期待手術的全身麻醉,
前晚真的睡不好,可以靠這個深層補眠,
朋友問我為什麼這麼小的手術還要全身麻醉,
據主治醫師說,部位牽扯到比較多細小的神經,
怕麻不到讓我手術中不舒服,所以選擇全身麻醉。

我個人是不覺得如何,要全麻還局麻都好,
醫生說了算,只是我不太想知道我的手被怎麼了,
有點偷偷慶幸全麻什麼都不知道最好!!!






上午九點,時間到了,我被以輪椅載送到手術室,
在護理站等候的時候忽然又悲從中來,
我媽以為我怕,我雖然怕死又怕痛,
但我一點也不怕被麻醉,

我難過的是,長這麼大了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
讓自己受了傷,還要爸媽一路護送坐在輪椅上,
還吊著點滴的我去開刀房動手術,

我一點也不敢看向我爸媽,
我害怕他們臉上的焦慮、憂心和不捨,
光是想到爸爸那皺得要死的眉頭,
眼淚就無法控制的奔流!

為什麼不能快點手術呢?
等待的每一秒對患者和家屬都是煎熬阿!!!!!

幸好在眼淚流乾之前,我終於被送上手術台了,
正上方那盞燈好大好亮,跟電視裡的手術室長得一樣,

而且手術室裡冷死了,我還多跟護士要了一條枕巾蓋,
身上好像被弄了一些儀器,接著我聽到男性的聲音,
問了我體重,然後告訴我要開始進行麻醉,會聞到有點刺刺嗆嗆的味道,
#$%@#*^我還來不及感覺到什麼味道就陷入昏迷了,

所以說沒有像醫龍那樣數一到七嘛......





再次恢復意識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
剛醒來覺得口腔裡充滿了口水,
嚥下一口充滿陌生藥味的口水,
好像有清醒一點,

這次是躺在病床上被推回病房,
一路上也無法發表什麼感想,
剛退麻整個人真的很昏沉,

回病房看到我姑姑來了,
我最怕的就是退麻後浮現的痛,
手上的傷口很不負眾望的痛了起來,
馬賽也立刻配合的流出來,

接下來的記憶有點模糊,
好像一直睡睡醒醒,
我爸很厲害的熬了鮮魚粥讓我媽帶來餵我,

天啊我爸可是手不動三寶,平日遠庖廚的歐吉桑欸!!!
光是想到我爸戴著老花眼鏡,努力挑魚刺、刮魚鱗,
慢吞吞熬出來的粥,我又要哭了!!!!!






手術後下午到晚上都是躺著,
麻醉藥真的可以另一個活生生的人立刻變得虛弱,
幸好我沒有發生太嚴重的副作用,
噁心嘔吐都沒有,只是一直昏睡無食慾這樣,
晚間試著下床也沒有太大的暈眩感,

真慶幸我身體健康又年輕!!!!!

忍不住想抱怨,因一直昏睡,
沒注意到手臂上的針早就漏針,
手臂腫得跟什麼一樣超不舒服的啦!!!

這中間一直吊點滴一直被打針實在很不爽,
雖然不爽還是無可奈何,
患者哪有要求不打針的權力?

晚上友人來探望我,還有叔叔嬸嬸都來了,
某妖真是個身邊充滿愛的好孩子,
得到好多好多關心真是感恩!!!!

模模糊糊的,
帶著幸福的笑,
我又睡著了,
住院的第二天很快地被睡掉了。







    全站熱搜

    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