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國中死黨阿宋出去 雖然沒有出去很久 聊了聊彼此近況
看來每個人的大學生活好像都差不多
大學嘛 什麼樣的人都有 很難遇到真的很合的

就算不喜歡誰的舉動 也因為不常在一起 而覺得不用去計較
看不慣誰的作風 反正畢業後一輩子都遇不到 又何必當一回事
聽阿宋說了現在的朋友 我想 我該慶幸吧

大學的朋友圈 我的朋友都對我滿好 抄作業永遠不會忘記算我一份
什麼科目要交作業也都會告訴我 蹺課也會告訴我有沒有點名

哈哈 怎麼寫到這邊發現自己真的很混

聊著聊著 聊到共同的回憶 國中
安琪 阿宋 鴨 我 我們四個並不是在國中就這麼要好
大家有一樣的傷口 一樣的過去所以 相處起來 分外貼近

很多事情都有冥冥的默契

安琪說 上了高中 大家都回味著國中多麼快樂 但他國中三年卻完全空白
宋說 大家討論起國中生活總是眉飛色舞 激動的很
但只要問到他 他都說不出個什麼 一直到現在 還會做以前的惡夢

我 我也一樣 國中應該是我人生最黑暗的三年吧
有幾次夢到國中生活 常常一身冷汗的醒來
細細回想昨天今天現在 要確定自己已經離國中很久很遠 才能安心

無論是老師與學生之間 學生與學生之間
都是一堆不堪的回憶 連偶爾回想起來 都感到害怕

知道 當初的學校因為招生不夠而即將面臨廢校
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畢業至今 一直不想再走進校園
聽說小我們幾屆的學弟妹想發動連署 請教育部留住學校

但我 由衷的希望這間學校能夠消失 讓痛苦回憶找不到根據
也讓我以後想起來的時候 沒有地方讓我憑弔過去






    全站熱搜

    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