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努力地想了很久很久
很久

大概是類似掏空自己
然後再尋找一些很舊的淡化了的疤痕
再挖開瞧瞧
再挖開痛痛

眼淚
還有疼痛
全身不明所以的痛
以及
無止境的黑暗與絕望

哭著睡著又哭著醒來的日子
瞪著天花板看著只有自己懂的兩人的電影

然後瘋狂鑽牛角尖

然後
不停地
用無解題
逼死自己

世界遺棄了我

為什麼每個人的一切是那麼理所當然
我呢
我呢
我呢

我在哪裡
碎成片片

隨著誰
去哪了

我呢
我呢

在哪呢






    全站熱搜

    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